首頁 >  人文 >  文化

“人間有味是清歡”|在詩詞中,發現真正的精致生活

摘要:在此,青年君不愿“好為人師”,也無意“指點別人的人生”,在青年君看來,一些古詩詞中折射出的作者純樸真摯、高雅精致的生活情趣,讓青年君覺得

近日,《被“假精致”掏空的年輕人》一文走紅,年輕人超越自身實際的高消費、過著“假精致”的生活引發了熱烈討論。

那么,怎樣的生活才能稱為真正的“精致”呢?在此,青年君不愿“好為人師”,也無意“指點別人的人生”,在青年君看來,一些古詩詞中折射出的作者純樸真摯、高雅精致的生活情趣,讓青年君覺得:這才是青年君想要的人生。

《高原春色圖》馮遠(《 人民日報海外版 》2012年05月25日第16版)


客至

杜甫

舍南舍北皆春水,但見群鷗日日來。

花徑不曾緣客掃,蓬門今始為君開。

盤飧市遠無兼味,樽酒家貧只舊醅。

肯與鄰翁相對飲,隔籬呼取盡馀杯。

這首流暢的七律把門前景、家常話、身邊情一起編織成富有情趣的生活場景,因其濃郁的生活氣息和人情味流芳千古。與知己好友的一頓家常菜,要的就是那份主客盡歡的情誼。

前兩聯寫客至,有空谷足音之喜,后兩聯寫待客,見村家真率之情。篇首以“群鷗”引興,用“春水”、“群鷗”意象,渲染出一種充滿情趣的生活氛圍,流露出主人公因客至而歡欣的心情。

頸聯與尾聯實寫待客。居住在偏僻之地,距街市較遠,買不到更多的菜肴。家境貧寒,未釀新酒,只能拿味薄的隔年陳酒來招待。作者舍棄了其它情節,專取最能顯示賓主情意的生活場景,著意描畫。我們仿佛聽到那實在而又親切的家常話,字里行間充滿了融洽氣氛。

問劉十九

白居易

綠蟻新醅酒,紅泥小火爐。

晚來天欲雪,能飲一杯無?

與前面一首相似,這首五言詩沒有華麗辭藻,沒有悠長感喟,詩的字里行間流溢出的是明亮歡快的色調與真摯溫馨的友誼。通過“新酒”“火爐”“暮雪”三個意象對飲酒環境和外面天氣的描寫,反復渲染飲酒氣氛,自然地引出最后一句。

也許此時屋外正下著鵝毛大雪,但屋內卻是溫暖、明亮。整首詩語言簡練含蓄,充滿了生活的情調,淺進的語言寫出了日常生活中的美和真摯的友誼,余味無窮。

過故人莊

孟浩然

故人具雞黍,邀我至田家。

綠樹村邊合,青山郭外斜。

開軒面場圃,把酒話桑麻。

待到重陽日,還來就菊花。

全詩描繪了美麗的山村風光和平靜的田園生活,在樸實無華中流露出真摯感情與淳厚詩意。生活其實就像這首出語灑落的田園詩一般,無需“濃妝艷抹”,平淡之中亦存蘊著雋永的詩意。

一、二句從應邀寫起,“故人”說明不是第一次做客。三、四句是描寫山村風光的名句,綠樹環繞,青山橫斜,猶如一幅清淡的水墨畫。

五、六句寫山村生活情趣——面對場院菜圃,把酒談論莊稼,親切自然,富有生活氣息。結尾兩句以重陽節還來相聚寫出友情之深,言有盡而意無窮。由“邀”到“至”,到“望”,又到“約”一徑寫去,自然流暢。

雨過山村

王建

雨里雞鳴一兩家,竹溪村路板橋斜。

婦姑相喚浴蠶去,閑看中庭梔子花。

山村生活同樣別具風味。在這首詩中,詩人處處扣住山村特色,尤其是其中的勞動生活來寫。詩的前兩句修竹、清溪、村路、板橋,淡淡幾筆,勾畫出一幅優美靜謐的山村風景。

后兩句轉寫農事,婦姑浴蠶去了,雨中的山村,唯有梔子花悠然無事地獨自“閑”在庭院里,用“閑”襯忙,通過梔子花之“閑”反襯人們都十分忙碌的情景,烘托出庭院中一片幽靜氣氛,興味尤饒。全詩處處扣住山村景象,從景寫到人,從人寫到境,富有詩情畫意,又充滿生活的情趣。

《日晌》韓海峰(《人民日報》2015年11月04日24版)

浣溪沙

元豐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,從泗州劉倩叔游南山

蘇軾

細雨斜風作曉寒,淡煙疏柳媚晴灘。

入淮清洛漸漫漫。

雪沫乳花浮午盞,蓼茸蒿筍試春盤。

人間有味是清歡。

蘇軾對生活的熱愛,在許多作品中皆有展現。這首紀游詞上片寫早春景象,下片寫作者與同游者游山時以清茶野餐的風味。作品充滿春天的氣息,洋溢著生命的活力,在色彩清麗而境界開闊的生動畫面中,寄寓著作者清曠、閑雅的審美趣味和生活態度,反映了作者對現實生活的熱愛和健勝進取的精神。

下闋繪聲繪色地寫出了茶葉和鮮菜的鮮美色澤,使讀者從中體味到詞人品茗嘗鮮時的喜悅和暢適。這種將生活形象鑄成藝術形象的手法,顯示出詞人高雅的審美意趣和曠達的人生態度。“人間有味是清歡”,這是一個具有哲理性的命題,有照徹全篇之妙趣,增添了歡樂情調和詩味、理趣。

書湖陰先生壁(其一)

王安石

茅檐長掃凈無苔,花木成畦手自栽。

一水護田將綠繞,兩山排闥送青來。

這首著名的題壁詩描寫的是湖陰先生庭院和環境之美,也贊揚了湖陰先生愛生活、愛勤勞、愛花木和熱愛自然山水的良好品性和高尚的情趣。

在詩的前兩句,我們可以看到一個人品高潔、富于生活情趣的湖陰先生:所居僅為“茅檐”,但他不僅“掃”,而且“長掃”,以至于“靜無苔”;“花木成畦”,是親“手自栽”。傳誦千古的后兩句把山水擬人化,青山為主人送來秀麗的風光,居然闖門而入,把主人對自然景物的愛和自然景物對主人的愛融和一起,生動地表現了主人愛美的情趣。

桑茶坑道中

楊萬里

晴明風日雨干時,草滿花堤水滿溪。

童子柳陰眠正著,一牛吃過柳陰西。

生活中讓你駐足的瞬間有許許多多,宋代詩人楊萬里就在筆下描繪過無數個充滿童趣的生活場景。這首詩寫了夏日江南田野水邊的景色,描繪出獨特的生活情趣和原始樸素的美感。夏季的一天,由雨而晴,由濕而干,溪水由淺而滿,花草于風中搖曳,大自然充滿了生機的“動”。

三四句將視線拉近,觀察細致入微。“童子柳陰眠正著”寫出了牧童柳蔭下酣睡的自然悠閑的“靜”,而“一牛吃過柳陰西”中,牧童的安然靜止睡眠,使牛兒得以自由自在地吃草,悠然地“動”,一靜一動,和諧自然,富有生活氣息。

人月圓·山中書事

張可久

興亡千古繁華夢,詩眼倦天涯。

孔林喬木,吳宮蔓草,楚廟寒鴉。

間茅舍,藏書萬卷,投老村家。

山中何事?松花釀酒,春水煎茶。

放棄功名往往是古代文人在嘗遍人間酸甜苦辣后的選擇。比如元代散曲作家張可久的這首散曲,勘破世情、厭倦風塵的作者過上了放情煙霞、詩酒自娛的生活。

前半部分以孔林、吳宮與楚廟為例,說明往昔繁華,如今只剩下凄涼一片。下半轉入對眼前山中生活的敘寫,這里沒有車馬紅塵的喧擾,而有青山白云、溝壑林泉的景致,正是“倦天涯”之后的宜人歸宿。閱讀萬卷詩書,品味自釀的松花酒、自煎的春水茶,悠閑寧靜、曠放自由的生活樂趣躍然紙上。

題秋江獨釣圖

王士禎

一蓑一笠一扁舟,一丈絲綸一寸鉤。

一曲高歌一樽酒,一人獨釣一江秋。

一件蓑衣、一項斗笠、一葉輕舟、一支釣竿,垂釣者一面歌唱,一面飲酒,垂釣的瀟灑被刻畫得活靈活現。雖然獨自釣起一江的秋意,但逍遙中不免深藏幾許蕭瑟和孤寂。

前兩句近乎白描,后兩句卻有著無窮況味,尤其是最后一句“一人獨釣一江秋”,賞一江秋景,感一江秋色,漁人釣的是魚?是秋?是瀟灑自在的生活?是無拘無束的心情?在詩人看來,這樣的秋江獨釣者,才是真正懂得生活樂趣的人。

真實和精致之間,并不存在矛盾。不從眾、不迷茫,只要有健康的生活態度、有一雙善于發現美的眼睛,就不用擔心被“假精致”掏空。無論生活在繁華鬧市,還是在鄉間田野,懂得“人間有味是清歡”,就能找到生活的情趣、過上精致高雅的生活。

返回首頁 | 關于我們 | 廣告服務 | 網站聲明 | 網站地圖 | 網站法律顧問
茂名日報社(www.lnjudl.live ) 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
廣告業務咨詢:13828687866 地址:廣東省茂名市迎賓路156號
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  網站備案號:粵B2-20040638
排列五进100期